上海家化遭稽查 葛文耀难离暴风眼

上海家化遭稽查 葛文耀难离暴风眼

上海家化新董事长到任不到一周的上海家化,20日被证监会立案稽查。对于上海家化被立案稽查,葛文耀昨日发微博称:“现在证管办认定了,我只能承认学习不夠,但不是有意而为之。”

上海家化遭稽查 葛文耀难离暴风眼

CFP供图

按证监会说法,上海家化被稽查,主要涉嫌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不过,来自上海家化昨日披露的另一个公告则显示,此番上海家化被查,事关“吴江市黎里沪江日用化学品厂”(下称“沪江日化”或“吴江厂”)关联交易未披露等问题。

由于此前上海家化管理层内斗期间,沪江日化即因“小金库”问题而引发外界关注,此次关联交易问题被市场普遍视为家化内斗后遗症。受此影响,上海家化昨日收跌5 .35%。

上海家化原董事长葛文耀昨日连发三篇微博就事件做澄清,认为此案涉及“认定”问题,承认自己学习不够,并非有意而为之。但有接近平安信托的人士昨日则向南都记者坦言,已经辞职的葛文耀或难全身而退。

小金库问题再发酵

如果说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并未指明上海家化问题所在,那么,上海证监局20日发出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沪证监决(2013)49号,则将问题锁定在了“沪江日化”身上。

上海证监局题为“关于对上海家化联合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认定,2008年4月至2013年7月,上海家化存在与沪江日化发生采购销售、资金拆借等关联交易而未进行公告和披露的问题。

决定书又将上海家化内斗高潮期间爆出的小金库问题推到了台前。

今年5月,一封匿名信将“上海家化高管涉嫌利用沪江日化谋取利益”的问题曝光在了公众面前。依照当时匿名信以及同步出现在微博上的指控,一个名为“王浩荣”的账户从2011年12月16日至2012年3月21日,总共与沪江日化之间共录得15笔交易,而上海家化子公司上海露美美容院有限公司和上海汉欣实业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即为王浩荣。

葛文耀和上海家化当时虽坚决否认上海家化高管涉嫌利用沪江日化谋取利益,但由于沪江日化是上海家化预付账款的供应商,且上海家化对沪江日化曾产生有大量的应收账款,这一关系的存在,还是引发了市场对上海家化与沪江日化存在关联关系并伴有利益输送嫌疑的猜测。

依照上海家化当时的澄清公告,2009年1月14日,上海家化将中央工厂作为细分化产品生产主要基地,而原中央工厂生产的大流通产品则逐步转移至以沪江日化为主的O EM工厂,该计划用一年时间分步骤实施。

上海家化称,其与所有的O EM工厂之间的结算事宜均由生产基地管理小组讨论决定,其成员来自生产部门、计划部门与财务部门。外购产品的收购价格由原材料和加工费组成。每年11月按照市场部提交的次年分品种销售预算开始进行外购成品收购价格的核定工作,由基地管理小组测算、讨论后,报总经理室讨论、审核、批准,12月底或次年1月初定稿执行。年中的调整由基地小组讨论决定。

同时上海家化还强调,经上海家化退休职工管理委员会确认,公司资产管理部副总监受退管会委托代理投资理财,其本人在代理投资理财期间没有任何个人利益。

但“很不幸”的是,沪江日化与上海家化之间的关联关系最终为上海证监局所确定。而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则有待进一步查实。上海证监局20日发出的决定书已要求上海家化自收到责令改正书之日起30日内提交书面报告。

葛文耀连发微博辩解

对于证监会的立案稽查,葛文耀昨日连发三条微博,欲还原事情经过,以起到澄清事情的目的。不过,从二级市场股价来看,这一澄清收效甚微。

“5月20日匿名微博事件后,又有举报信,从7月初开始有关方面对家化与吴江生产基地之间业务关系进行三个月的调查取证,事实是清楚的,关键是对是不是‘关联方’的认识和认定。上海家化应尽快公布事实真相和早己整改的情况,以稳定市场,对股市和家化员工负责。”葛文耀如是指出。

据葛文耀透露,其实早在11月15日,其就已经因吴江长的关联问题到监管部门作了笔录。葛文耀回忆指,2008年家化退管会参股吴江厂,当时成立个管委会想逐步接管这个厂,但由于种种原因,家化人员都退出,管委会名存实亡,“家化对吴江厂的管理与其他生产基地一样,吴江完全是自主管理”。

“由于这个徒有虚名的管委会中曾有个付总,由于退管会参股,每年按比例分红我知道。涉及两个高管,所以吴江厂被认定关联方、那一切都追溯应披露了。在笔录中我不认为是关联交易。现在证管办认定了,我只能承认学习不夠,但不是有意而为之。另外证管办的决定也有好处,问题公开了,澄清许多不实传闻。”葛文耀进一步指出。

上海医药前副总裁葛剑秋昨日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则还是力挺葛文耀,称对这个事情怎么认定,目前大家尚有分歧。

版权声明:热玛吉 发表于 2013-11-25 0:00:00。
转载请注明:上海家化遭稽查 葛文耀难离暴风眼 | 301医美导航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