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瀚青:站在欧莱雅“中国教父”肩膀上的继任者

贝瀚青:站在欧莱雅“中国教父”肩膀上的继任者

(左:盖保罗 右:贝瀚青)

前任总裁盖保罗今年因病突然离世,欧莱雅中国区被称之为“双人自行车”的总裁与CEO的组合被打破,贝瀚青这位三年前才“空降”到中国的CEO必须开始单独掌舵。

首次以“欧莱雅集团执行副总裁(亚太区)”的头衔出现在亚洲最大彩妆生产基地投产仪式上,贝瀚青神采奕奕。这位出生在希腊、三年前才“空降”到中国的CEO已经可以用较为流利的中文展开他的开场白:“尊敬的先生们,女士们,你们好。”

只是,这一次,舞台的中央只有他一个人。距离上一次高调出现在媒体面前还有形影不离的好拍档——中国区前任总裁盖保罗在今年4月中旬因病突然离世——仅仅半年时间,贝瀚青的背影有些孤单。业内都是这么描述的:在盖保罗的影子下,欧莱雅中国的“贝瀚青时代”正式开始。

3年接下“中国教父”盖保罗的班

请问,你“空降”至中国市场的时候是否带着“接班”的使命?当时的心情怎么样?请问,在仓促中完成了接班的使命之后,现在的心情是否跟当初设想的一样呢?您习惯这样的角色吗?会感到压力和寂寞吗……

贝瀚青的周围总会出现一堆问号。确实,接下欧莱雅“中国教父”盖保罗的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17年前,盖保罗初到中国,是他亲自拍板将法语“L’OREAL”翻译成通俗易懂的名字“欧莱雅”,寓意“来自法国的优雅”;几乎从零开始,盖保罗搭建了中国公司的全部架构,把欧莱雅推上了中国日化市场仅次于宝洁的第二把交椅,把旗下巴黎欧莱雅的品牌送上了中国市场第一美妆品牌的宝座;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担任着总裁兼CE0的职位,并让公司的销售业绩保持着两位数的增长。

直到2010年10月20日。贝瀚青空降而至。盖保罗亲自把贝瀚青介绍给了中国媒体——这是欧莱雅进入中国13年来发生的最大高层变动——盖保罗继续担任总裁,CEO一职由贝瀚青担任。面对铺天盖地的质疑,盖保罗的说法特别坦率:总裁与CEO的组合是“双人自行车”,“如果两人不一致,车子就走不了。CEO负责商业上的具体事务,我负责公司的管理,对外关系及重要决策。”

“一山二虎”到“单独掌舵”

也就是在这场高调的现身秀结束后,记者悄悄地扯了扯盖保罗的衣袖提问:“你是在为退休准备人选吗?”当年60岁的他哈哈大笑:“还不是时候呢!”

3年过后,盖保罗因病猝然离世。“所以,你现在能为我揭开当年的谜局了吗?”面对记者的提问,贝瀚青点了点头:“这并不是一个谜,所以我也没有什么需要揭秘的——实际上,这些年里,保罗已经在让我在运营公司(欧莱雅中国)。”

盖保罗的最后一次亮相,是今年3月在上海发布年度财报。“保贝组合”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去年在华实现销售120.5亿元人民币,较上一年增长12.4%。

从“一人当家”到“一山二虎”再到“单独掌舵”,曾经盖保罗和贝瀚青经常共同出现在媒体面前,提到这位德高望重的事业伙伴时,贝瀚青向记者描述他眼中的盖保罗:“欧莱雅在中国之所以这么成功,是因为保罗和他的团队。说到保罗,我觉得不能仅仅从公司的层面上、从生意的层面上来概括他。于我而言,我不仅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经商之道。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很伟大的人,我从他的身上学到了做人之本。他极具冒险精神地开拓了中国市场,所以我们探讨得更多的是原则性、哲学人生的问题,甚至多于怎么去经营一个公司这样的商业问题。”

贝瀚青强调,虽然接下保罗的班,但并不会对目前欧莱雅中国的公司结构进行调整,也不需要进行大变革。

贝瀚青:“竞争”比“野心”更适合我

记者:中国有句老话:新官上任三把火。请问你的三把火是什么?

贝瀚青:其实,在这三年多的时间里,保罗已经跟我分享了一切,这对于未来是很重要的。我并不是一个新官,也不需要三把火。

我需要创新但不要大变革

记者:所以,你不想要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大变革?

贝瀚青:NO(不)!这是一个传承。我不要大变革,但需要不断地创新。每一天我们都在商讨,如何尽力要求把事情做得更好。这是我们伟大的原因。一个公司就是一个团队,对于我来说,我们已经建立好了一个很优秀的团队,当然,这是保罗建立的,我要做的就是要继续接手管理这个优秀的团队、并运营这个公司。

我希望你能明白,实际上,我已经在管理公司快四年了,如果我要做(大变革),我早就做了。保罗是一个非常绅士的人,他善于聆听。所以如果我要改变一些事情,我早就可以做了。

记者:“双人自行车”上少了一位骑手最大的不同在哪里?

贝瀚青:我想我自己应该要更努力骑得更快!我还年轻有力量,我要自己骑。(他笑着补充解释)实际上,我并不是一个人在骑车,我还有一个团队,他们都在帮我骑这个车。

我们想做中国市场的“老大”

记者:你怕别人总是把你们俩放在一起比较吗?

贝瀚青:NO!NO!NO!人们爱比较,但是人与人之间是不可比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如果你能明白这一点,你就会发现,我们要做的事情其实本质是一样的——同一个大公司,同样的好团队,我们都是总管,都在为欧莱雅集团服务。

记者:那你觉得你够“野心(aggressive)”吗?我记得2009年开始,“取代宝洁成为中国日化市场第一”是保罗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可是你却从来没有这么说过。你要帮保罗圆他“第一”的梦想吗?

贝瀚青:保罗是个热衷竞争的人,我们都有各自的特点。首先,我们热爱的国家不一样,他爱意大利,我爱希腊。第二,我们喜欢比赛,但保罗是赛车手,我是跑马拉松的,我每天都跑20公里。我喜欢挑战,会给自己“找点事”,例如学习中文。当然,我们想做中国的“老大”。

对,也许“争当市场第一”这样的话我说得少了,但每一天,我们都更接近第一了。

我们可以让你看到,在2010年的时候,我们挣了10亿欧元,2011年是100亿元人民币,去年,销售额达到120亿元,欧莱雅中国成为集团中的第三大国家市场。我希望有一天,能成为第二大,甚至超过美国成为第一。当然,那天可能需要一些时间,因为美国市场确实有点大。

所以,我和保罗的“中国梦”是一个很大的梦想。我觉得用“野心(aggressive)”这个词不太合适,我会选择“具有竞争力(competitive)”这个词,于我于保罗都可接受。

记者:那你压力大吗?我看你都瘦了呢!

贝瀚青:(大笑)所以你以为我更忧虑了吗?我瘦是因为跑马拉松。你下次见到我会更瘦呢,我还要再减掉5公斤。

好吧,回到正题。当然,我们面临着各种挑战,我的工作是要让整个公司运作好,包括在中国、在亚洲,我要给员工提供机遇,要让市场发展。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还好啦。

版权声明:热玛吉 发表于 2013-12-03 0:00:00。
转载请注明:贝瀚青:站在欧莱雅“中国教父”肩膀上的继任者 | 301医美导航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