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韩国整形业黑洞:具备资质的医生仅2%

揭露韩国整形业黑洞:具备资质的医生仅2%

刚刚结束的国庆黄金周,韩国首尔的“整容一条街”挤满中国游客,就连10月3日韩国的公休日,各家整形医院也依旧热闹忙碌,他们的顾客大多是中国人。韩国已经成为中国游客出境游黄金周消费增长最快的国家,其中去接受整形的所谓游客,为消费增长贡献了不小的比例。在韩国整形业接待的所有外国顾客中,中国顾客占到近七成。

3个多月前,浙江女孩宓圆圆、山西女孩靳魏坤、北京的吴小姐、北京的小丁等十多名中国人,也曾前后出现在这“整容一条街”上。然而,他们此行的目的并不是去接受整形手术,而是去维权。

这是中国赴韩整形顾客第一次大规模的维权行为,这些中国求美者都认为自己在韩国接受整形手术失败,向韩国整形医院提出赔偿诉求。通过网络结识后,这十余名顾客分别从北京和上海出发,相约到韩国维权。

耗费大约十年时间,韩国整形美容行业通过强大的营销手段,成功“征服”了无数中国爱美者。

中国爱美者不仅成就了韩国首尔整容一条街的繁荣,也让赴韩整形的周边服务变成产业——中介公司、私人翻译、房屋出租……中国求美者需要什么,就有商业公司或者个人为他们提供什么服务。包括中国中介公司、韩国整形诊所在内的营销集团,堪称完美地打造了韩国整形业的品牌形象,使得中国爱美者对赴韩整形趋之若鹜。

但在韩国整形行业繁荣的另一面,由于监管不力,夸大宣传、手术不符合规范等现象层出不穷,中国爱美者赴韩国整形引发的各种纠纷也越来越多。纠纷发生后,中国顾客在韩国的维权面临重重障碍。

今年6月,十多名中国维权者在韩国度过了艰难的时光,他们各自与自己的医院交涉,都无功而返。由于语言不通、法律不同、无法长期居住等原因,中国人赴韩维权几乎很难得到妥善解决。日前,《新民周刊》采访了此次赴韩维权参与者。

“对于这些韩国的不良整形诊所和中国中介公司来说,整形手术就是一门生意,就是一个商业行为,以达成交易为目的,这是非常危险的。我们想提醒国人,整形是一项严肃的复杂细致的医疗行为,光听广告里的故事很危险。”我国著名整形外科专家李青峰提醒说。

揭露韩国整形业黑洞:具备资质的医生仅2%

首次大规模维权

首尔“整容一条街”指的是首尔市江南区狎鸥亭洞一带,这里约3公里长的街道两旁,聚集了几百家整形医院和诊所,一幢大楼里就可能存在几家整形诊所,整条街被密密麻麻的整形广告和招牌覆盖。

大多数通过中国中介或者自己搜索信息赴韩整形的中国顾客,都被介绍到这条街上的某一家诊所接受各种整形手术。6月赴韩维权的这十多名中国爱美者,分别在“整容一条街”上的多家整容诊所接受手术,这些中国维权者在与各自医院协商无果后,采取在医院门口展示手术问题照片的方式示威,涉及医院包括FaceLine医院、高兰得医院、巴诺巴奇医院、JW医院、ID医院等。

2013年9月,宓圆圆在韩国FACE LINE(菲斯莱茵)整形医院接受了发际线和鼻部手术,花费6万多元人民币(6.1182, -0.0023, -0.04%)。术后,发际线疤痕明显,鼻部感染严重并持续很长时间。因为上面这些原因,她认为医院应承担责任并提出30万元人民币的赔偿要求,在与医院协商无果后,她选择在医院门口展示示威。

“我每天上午去示威。我做了一块展板站在那里,他们医院的人会一直站在旁边,不允许过往的行人跟我说话,还污蔑我是诈骗集团,说我是为了骗钱才这样做。”宓圆圆说。

宓圆圆6月在韩国的维权持续近1个月。韩国法律允许一人示威,但这些整形示威者多次遭到医院报警,被带到警察局接受调查。“有一次我被带到警察局,一个警察拿出厚厚一叠案卷告诉我:你们别闹了,这些都是中国人在这里示威的资料,没办法的。”宓圆圆告诉说,中国顾客在韩国整形行业里的维权行为,很少得到妥善解决。

“基本上白天站着示威,晚上在警察局度过”。宓圆圆说,去警察局的原因要么是自己被医院报警,要么是一起维权的同伴被别的医院报警他们去探望,总之,那些天就是如此艰难度过。

关于宓圆圆发际线的疤痕,某医院接待宓圆圆的宋姓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应说:“这个患者的情况是否因为手术后本人管理不当而发生,现在无法确认。”关于宓圆圆鼻部的感染,医院的解释是:“鼻子手术部位炎症发生的可能性,手术前已经进行了说明。发生的原因根据个人体质的不同,有硅胶填充物过敏反应等多种原因。”他称,医院同意为宓圆圆再做修复手术,但宓圆圆不接受,对于宓圆圆提出的赔偿要求,医院的答复是:“患者要求赔偿手术费用的10倍金额,以上要求我们拒绝。”

宓圆圆告诉记者,由于之前手术的失败,她不能再信任这家医院的技术水平,因此不同意在这家医院修复。至于赔偿要求,她提出的数额是30万元人民币,并非医院错所称的“10倍手术费”。

十余位维权者和宓圆圆有着类似的经历,他们向韩国整形机构提出的赔偿要求,均被对方拒绝。

北京的吴小姐也是参加6月维权的中国爱美者之一,她于去年的6月在韩国高兰得整形医院接受了眼部、鼻部和脸型的手术,花费近20万元人民币。现在,她提出眼睛出现大小不对称、双侧下颌不对称等问题。吴小姐告诉记者,她要求医院承认手术失败并道歉,同时要求1.2亿韩元(约合57万元人民币)的赔偿。吴小姐说,这个赔偿要求包含了原来的手术费用和赴韩整形的相关损失及未来修复的费用,按照她的计算,就算拿到这些钱,也不够修复需要的相关费用。

与宓圆圆一样,吴小姐也曾举牌示威,同样被医院报警带到警察局。吴小姐强调,院方称他们为诈骗集团,完全是对维权者的污蔑。宓圆圆告诉记者,第一次赴韩整形时,她住的是希尔顿酒店,经济问题全然不是她需要考虑的。“我现在就是要讨个公道,他们太恶劣了,我们不这样做,还会有更多的人受骗上当,变成我今天这个样子。”宓圆圆说。

靳魏坤也曾多次被医院报警,并遭到医院的“反抗议”——医院将她的照片制作成展板在街头展示,以说明她的维权行为实为“诈骗”。

在今年6月这次大规模维权之前,赴韩整形中国人在韩国维权也有先例,与这次大规模维权一样,大多无果而终。

版权声明:热玛吉 发表于 2014-10-24 0:00:00。
转载请注明:揭露韩国整形业黑洞:具备资质的医生仅2% | 301医美导航
广告也精彩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