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位赴韩整形失败者揭露整容猫腻:影子医生操刀

3位赴韩整形失败者揭露整容猫腻:影子医生操刀

韩国大型整形真人秀及大量韩剧影响,近年来国内赴韩整容人数暴增,据不完全统计,平均每年约有上万人出境做整容术,尤其每到中国长假,韩国首尔的“整容一条街”涌入大量操汉语的求美人士。然而随着中国消费者激增,当地整形美容水平良莠不齐的问题随之曝露,由此引发的医疗纠纷也越来越多。

宓圆圆、靳魏坤和陈怡丽分别来自浙江、山西、深圳,她们曾是出国整容大军的普通一员,本欲给姣好的外貌锦上添花,怎料换来的是术后严重感染、脸部骨骼变形、手术多次翻修等等问题。近来,三人因整容失败多次赴韩维权无果的事件在网络上引起关注。

广东省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常委罗盛康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实际上,韩国外科整形的整体水平没有电视所展示的那么高,普通消费者看到的只是表象,在某些领域如假体隆胸等,其技术远不如我们中国内地。所以提醒消费者,赴韩整形应慎重,尤其是中等以上规模的整形外科手术,为减少术后并发症的发生风险,尽量不要到韩国做。

韩剧太诱人,赴韩整形失败者增加两三成

上述三人中,宓圆圆的遭遇有一定代表性,根据她自述:因受韩国整形真人秀及韩剧影响, 2013年9月第一次去韩国整形,医生根据她的情况给出做出鼻部综合整形,以及发际线下移的手术方案,即头皮掀起向下拉1厘米,手术费用共人民币15万。术后鼻部出现严重感染,2013年底,宓小姐再次赴韩,对此前的手术问题进行修复,取出鼻假体,期间因缺乏认识,遭遇黑医托,加做“安多泰”提升术和激光融脂瘦面颊部微整形,共花费人民币7.5万元,但术后出现右侧脸部至太阳穴长期的疼痛、眼角明显疤痕、下颌边缘凹凸不平等问题。

靳魏坤和陈怡丽也和宓圆圆一样,或多或少受韩国电视剧及媒体宣传影响,对韩国美容整形水平充满期待。

据韩国驻华使馆数据,2011年韩国方面为赴韩整容的中国游客发放了1073份签证,总数较2010年上升了386%;据韩国《中央日报》数据显示,2013年赴韩国整形的中国人达16282人,而赴韩整容的外国总人数为24075,这意味着,每10名外国患者中就有7名是中国人(67.6%),数字比排名第二的日本(1376人)高出10倍。

只可惜理想太丰满,现实太骨感。与赴韩整形人数激增成正比的是,整容失败案例明显增多。罗盛康向记者表示,“在我们医院,包括与同行间交流,大家能明显感觉到这两三年间,前来修复在韩国做失败的手术的患者有增多,像我们门诊增加了约20%-30%”。

中国医师协会美容与整形医师分会会长高建华指出,随着近年整形美容市场扩大,整形机构资质和医生技术的良莠不齐,导致整形失败事故也随之增加。常见的6类整形失败主要是鼻子、眼睛、除皱、吸脂、乳房和下巴整形。据广州美莱的门诊统计,整形修复手术多集中在隆鼻双眼皮修复。以隆鼻为例,手术失败多为鼻型不佳、不良填充物、术后感染、疤痕挛缩等情况。因在不正规整形机构整形美容失败而前来“返修”的人占到广州美莱整形科门诊量的四成以上。其中就包括一些赴韩国整容失败者。

医生都叫院长,韩国“整形一条街”良莠不齐

作为华南地区知名的整形外科医生,罗盛康也曾多次到韩国,他对首尔的“整形一条街”并不陌生,很多诊所或者是所谓医院面积都不大,几十平米而已,手术室条件有限,消毒条件、无菌环境令人堪忧。高建华也是深有体会,韩国有的美容整形一条街,差不多90%的诊所就只有一个医生,一个医生撑起一个店,而且在这些诊所或医院中,不管有多少个医生,都被称为院长,“所以所谓院长给你做手术”,恐怕就只是个普通医生。

据了解,今年6月,宓圆圆、靳魏坤与国内结识的十多名同样在韩国整形失败的爱美者,共同赴韩国进行集体维权,他们分别在首尔“整容一条街”上的多家整容诊所接受手术。

各种整形医院、诊所鱼龙混杂。据韩国当地媒体《韩联社》报道,韩国是整形大国,但整形外科市场存在诸多问题,比如非法中介人要求过高手续费、“影子医生”代理手术(即由不知名医生代理知名医生)、对患者进行过多麻醉以隐瞒“影子医生”操刀,没有医生资格证非法行医等等。靳魏坤就透露,手术前医院安排的主刀医生在韩国非常有名,但从术后效果看,难与名医对等。联想到院方回避推诿的恶劣态度让她不得不怀疑是“影子医生”操刀所致。

同时韩国整形中介所的价格也有猫腻。陈怡丽透露:“我会英语,手术后曾和做了手术的韩国人交流了,她和我做的一样的手术,但我的价格是她的10倍,而且韩国人可以分期付款,术前支付定金,术后看到效果满意了才支付剩余款项的。”而宓圆圆则表示,在韩国术后住院的时间非常短,她只在医院住了半天院方就强行要求她出院,这也有可能是导致她发生术后感染的原因。

之所以韩国整形投诉增加,在高建华和广州美莱整形科主任罗延平看来,政府对韩国整形美容扶持力度很大,但市场良莠不齐。韩国好医生有很多,但是因为巨大经济利益驱使,使得市场非常杂乱,容易误导消费者,产生医疗事故发生医疗纠纷后基于政府对医院的保护政策又让消费者得不到保障,所以从根本上来说,这是制约韩国整形美容发展的大大瓶颈。

手术手法另类,修复难度叫国内医生无奈

由于整形失败后的修复,比一般整形手术难度更大,对医生技术要求更高。高建华和广州美莱整形科主任罗延平为靳魏坤、宓圆圆、陈怡丽做出会诊,认为她们的修复手术不同程度存在难度。

针对宓圆圆额头太高的特征,正常医生的正规做法就是通过植发来调整发际线,而将头皮拉下做发际线下移手术确实比较罕见。宓圆圆透露,她之前的鼻梁山根部位就很高,而在韩国那家诊所内,医生为她的鼻子做了一次匪夷所思的手术:先将她山根部位磨平一点,再在上面垫假体。后因术后感染,假体于12月取出。

而靳魏坤的原因则大部分在骨骼上面。罗延平指出,CT影像图显示靳魏坤的颧骨内推过多,下颌角切除两边不一样且下颌缘凹凸不平,修复手术能施展的空间太小,如要修复到正常状态比较困难。

针对陈怡丽的问题,罗延平说,她的鼻部经过一次修复后,明显改善了一些,暂时可以考虑不做鼻部修复手术。陈怡丽目前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唇部曾注射了“英杰尔法勒”的问题。据她所说,她的唇部和胸部曾接受过“英捷尔法勒”的注射,这些材料如长期留在人体有害健康,所以建议先清除注射物质。

赴韩整形需提防哪些风险?

关于赴韩整形问题,高建华表示:“其实韩国与中国乃至所有国家一样,有技术好的医生就存在技术差的医生。消费者在求美问题上,选择的应该是专家,而不是国家。只要技术高超,具有行医资质,是哪个国家的反而不那么重要。”

赴韩整形确实存在几个客观问题,一是距离,长途跋涉造成抵抗力下降,感染几率增加,术后匆忙返国得不到很好的休息,不利于身体恢复;二是信息不对称,在单身赴韩美容的情况下,身处异国与韩国医护人员沟通困难,很容易因为言语问题而导致信息不对称情况。因此,消费者切勿盲目受韩剧误导,冲动赴韩整形。

如果求美者确实非常喜欢韩式手术,建议选择国内机构具有资质的韩国专家,这样要比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远赴异国求美安全很多。

罗盛康和高建华均认为,中国人去韩国整形,最重要的是要和医生沟通。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如何和你的主刀医生做好充分沟通是手术能否满意的第一步。同时,韩国人与中国人在审美方面会存在些许差别,广州美莱国际专家部的柳元敏说:“比如我们韩国人非常喜欢那种鼻翼小巧鼻尖挺立的鼻型,但中国女孩不一定会喜欢,这其中就存在差异,一定要和你的主刀医生说清楚。”

同时,最好是有自己信得过的翻译,不要盲目在韩国当地找翻译和中介机构,因为你不知道他们带你去的医院到底是好是坏。另外,手术前仔细和主刀医生沟通,确定手术时间,签手术协议这些都马虎不得,可以一项项仔细进行。

挑选医院和医生这是事先需要了解和准备的,切忌到了韩国以后才去了解,例如狎鸥亭大大小小的医院和诊所会让你眼花缭乱。选择医生时一般延世大学、高丽大学和首尔大学的医生技术都不错,你可以要求查看医生的资质和这些证书。另外,每个医生有每个医生的手术风格,要详细了解清楚。

版权声明:热玛吉 发表于 2014-11-19 0:00:00。
转载请注明:3位赴韩整形失败者揭露整容猫腻:影子医生操刀 | 301医美导航
广告也精彩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