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妆品要涨价了

近日,据广州市经贸委批准设立的化工产品交易专业市场——广州化工交易中心官方微信发布的信息,二季度以来,约120家化工企业停产检修、数家化工巨头宣布涨价、因不可抗力减产断供……

这也意味着,在需求逐步恢复、供给瓶颈仍存的背景下,化妆品原料正迎来年内第二次涨价潮。而面对上游端的持续涨价,为保证利润,化妆品成品端已然出现涨价势头。

停产检修、大厂调价 又涨了!

根据公开数据,青眼整理了部分化妆品“大料”在今年1月4日到4月26日的价格变化。从表格中可以看到,今年以来调价幅度最高的是1,4丁二醇(常作为保湿剂),每吨价格上涨16200元,同比涨幅达126.56%,此外,苯乙烯、丙二醇价格上涨幅度达到约60%的水平。

化妆品要涨价了

二季度开始,原料涨价愈演愈烈

以在化妆品中主要作为物理防晒剂的钛白粉为例。4月初,钛白粉制造商巨头科慕化学发函,称5月1日起钛白粉将增加200美元/吨(约合1296元/吨);本月中旬,龙蟒佰利联集团发布公告,表示根据国内国际钛白粉市场情况,从发布公告日起,公司钛白粉销售价格在原价基础上对国内客户上调1000元/吨、对国际各类客户上调150美元/每吨(约合972元/每吨)。

化妆品要涨价了

▍图源深交所

据不完全统计,近一个月时间,已有包括山东道恩钛业、中信钛业等在内的近20家钛白粉主要厂商官宣提价,上调幅度在1000元-1500元之间。今年内,钛白粉报价累计上调了3600元/吨。

此外,仅上周,巴斯夫连发三张通知,表示遭遇不可抗力,一系列产品将立即减产或停供,且持续时间无法预测;4月20日,汉高表示,由于多种关键原材料大幅上涨,从5月1日起,公司系列产品将进行调价;松原产业集团23日宣布,在全球范围内对其所有聚合物稳定剂产品进行提价。

化妆品要涨价了

▍图源松原产业集团官网

另有业内人士介绍,二季度是传统的化工企业检修旺季,且5月是检修力度相对最高的月份。据悉,进入二季度后,已有120家化工企业确定停产检修,检修时长在15天-3个月不等。化妆品原料乙二醇、苯乙烯、有机硅、PP等原料都会受到企业停产影响。

以苯乙烯为例,二季度起约有15家企业生产苯乙烯原料的装置停产检修,涉及产能约260万吨,检修时长集中在20天到50天。

大厂涨价、企业停产检修将导致货品无法持续供应,市场库存进一步减少,直接影响产品的供给,让原本就供不应求的化工市场雪上加霜。原料告急下,“涨价-缺货-再涨价”的闭环由此形成。

十年来最高峰

据央视财经报道,2021年第一季度PVC暴涨,价格一度达到近十年的最高位置。部分化工原料报价也已经达到了10年以来的历史高峰。宝洁首席运营官Jon
Moeller也公开表示,“这是我参与工作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以来,我们所看到的大宗商品成本涨幅最大的一次。”

有化妆品工厂负责人告诉青眼:“工厂上个月备了三个月用量的丙二醇,但过完五一还要想办法找货。订货价已经比之前翻倍还要多了。”相关业内人士表示,第二季度的化工市场价格有可能再上一个台阶。

面对原料一涨再涨的情况,4月19日,国家发改委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发改委发言人表示,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包括流动性宽裕和投资炒作等多因素,价格不具备长期上涨的基础。可以看到,随着宏观经济的调控和国际疫情放缓,大宗商品价格涨势或许会在下半年平缓。

但从市场数据来看,眼下的原料涨价潮没有缓解的迹象。而化妆品上游原料等大宗商品涨价,在经过价格传导过程后,已开始影响下游市场。

成品涨了!

头部企业大多拥有自主生产能力或是需要自主采购原料,能更加直接的感受到原料涨价下企业生产成本上升的压力。青眼注意到,宝洁、上海家化等国内外企业纷纷开始上调价格。

宝洁公司宣布9月起,旗下婴儿护理女性护理产品的价格将上涨,部分商品涨幅在5%到9%之间。宝洁公司表示,涨价是因为树脂和纸浆等原材料成本上升,而且运输成本也在上升,并表示这次声明将会是更广泛范围内涨价的前兆。

有业内人士表示,宝洁的涨价只是一个开始,很快就会逐步扩散到全行业。

从国内化妆品企业来看,据上海家化日前发布的2021年第一季度经营数据公告显示,上海家化产品主要原材料有皂粒油脂、表面活性剂、溶剂、营养药物添加剂、包装物等。2021年第一季度皂粒、油脂类原料采购价同比上涨800元/吨左右(不含税),涨幅约9%;表面活性剂采购均价上涨1300元/吨左右(不含税),涨幅约20%;溶剂上涨约1300元/吨左右(不含税),涨幅约21%。

主要原材料采购价格平均15%的涨幅,也传导到了上海家化产品端。

数据显示,上海家化护肤、个护家清、母婴、合作品牌的产品价格在一季度都有所上调。其中,护肤类产品平均售价为24.33元/支,同比上涨15.97%;个护家清产品均价8.61元元/支,相比2020年第一季度是7.75元/支,上涨了11.03%。

化妆品要涨价了

▍图源上海家化2021年第一季度经营数据公告

此外,珀莱雅在第一季度主要经营数据公告中也列出了主要产品价格变动的情况。数据显示,第一季度公司护肤类(含洁肤)产品平均售价为25.93元/支,同比上涨21.91%;美容彩妆类产品平均售价为41.55元/支,同比上涨43.28%。

新品牌是分摊成本压力首选

今年开年,行业原料全面涨价就让许多工厂“苦不堪言”,彼时,工厂及上游供应链对于原料或包材价格上涨所带来的成本压力是苦苦支撑,暂未传导给品牌方

事实上,目前部分工厂仍表示还在尽力“吃下”涨价带来的成本压力。“没有太好的办法,做代工的,也不可能备很多原料,客户又不同意涨价,就是咬牙在挺着。”面对原料持续上涨,上海某工厂负责人如是说道。

不过,也有工厂开始尝试将成本压力转移到品牌方,且首要选择对象多数为新品牌、新客户。

广州某工厂总经理告诉青眼:“原料涨价目前还不影响老客户。”老客户生意合作时间长、产能较稳定。因此对工厂而言,若无法承担大料上涨的成本压力,首要的价格传导对象会放在新品牌身上。上述上海工厂负责人同样表示:“新客户好处理些,老客户那边虽然表示理解但不同意调价。我们就只能挺着,挺不住就只能放弃(老客户)了。”

那么新品牌又作何反应?多个品牌方相关负责人告诉青眼,目前已经在根据原料市场行情议定产品价格。

一位新锐品牌相关负责人告诉青眼,其洁面泡沫和角鲨烷精华产品已在安排涨价。该品牌表示,受原料涨价影响,且产品原本定价较低的缘故,200g/瓶的洁面泡沫单价计划由100元涨价至150元;角鲨烷原料由于是纯日本进口,受到海关延长、原料商涨价两个原因,产品单价定价预计从120元涨到150元。

另一省级代理商告诉青眼:“目前代理的品牌成本涨价已经开始显现了,但目前还没给到终端压力。”

年初,工厂为了维护客户,更多是选择按照原本的合同价完成订单,彼时涨价因素或许还未全面传到到消费者端。但随着又一波涨价潮来临,同时伴随新条例以及配套法规逐步实行,生产企业、品牌企业在检测、备案端成本将大大增加。显然,企业通过内部控制已无法克服成本上涨带来的压力。青眼获悉,已有企业表示暂停接单,将等原材料稳定后再恢复报价。

从原料到工厂到品牌再到代理商、终端门店,成本层层传递。价格传导之下,头部企业直面原料涨势不得不涨,而新品牌议价能力较弱,受工厂成本调控影响也已开始调价,化妆品成品大范围涨价已成大势所趋。

版权声明:热玛吉 发表于 2021-04-29 0:00:00。
转载请注明:化妆品要涨价了 | 301医美导航
广告也精彩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