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域董事长李晓宁谈美容乱象:心病

秀域董事长李晓宁谈美容乱象:心病

美容行业的老板,超过五十岁的,皮肤基本上都不好,有的甚至近似于毁容

中国的美容行业,从零到有,从微小到兴盛,也就三十多年。这三十多年,行业经历过几轮以毁容为代价的进步,而这些大的转折点,几乎都是和斑有关。行业从业经验超过二十年以上的人,差不多都“身先士卒”,成为这些重大事件的受害者。

第一轮,1990-1995年,赤裸裸地加铅汞的祛斑酸。记得有种面霜叫“祛斑王”,三十多元钱一盒,好多广告都打着“七天祛斑”,“一擦就白”。铅汞是重金属,擦到皮肤表面会快速地把色斑拖住往皮下组织沉,所以一擦几天就白,特别高含量的汞会让皮肤呈现病态的白色。只要一停,色斑就会大面积返回皮肤表面,比以前更严重(俗称反弹)。铅汞会停留在身体、皮肤里,永不会被代谢,对人体有毒。

第二轮,1995-2002年,以东英、超英、八面喜为代表的中药焕肤疗法。中医药特别无辜,总被人当成幌子。秘密是添加了高剂量的激素,如地塞米松,和中医药一点关系没有。现在想想,那时的治疗方法真是恐怖,大家都不懂,激素的剂量越加越高,敷一张所谓的膜在脸上,48个小时不洗,再洗掉的时候,整个皮肤就变成婴儿般的嫩红色。实际上,那是高剂量剥脱之后的皮肤,皮肤的天然安全屏障被彻底破坏。激素让皮肤代谢的周期缩短,新生的皮肤会又白又嫩,但表皮变薄,红血丝突出,皮肤会形成激素性依赖,只要一停,或风一吹、冷热不均,皮肤立刻过敏、红肿、发硬、返黑,造成激素性黑色素反弹,很多美容院老板都是牺牲品,多少人的脸被毁啊!那时我的一位同学满脸雀斑,去做了焕肤,同学会上皮肤又白又嫩,让我们几个女同学羡慕得要命。庆幸那时费用不低,我们也年轻,追求美的欲望不够强,没有冲动地去尝试。十多年后,我花了很长时间帮这位同学修复她又薄又敏感,红血丝密布、返黑的脸。

上两轮我没赶上,下一轮就把自己“牺牲”了。

第三轮,2002-2005年,以品牌化经营为代表的祛斑霜:白XX,当年的一线品牌,央视投放广告(品牌就别提了),我也买回来擦,大概擦了两瓶,发现两颊皮肤上有红血丝。我比较紧张,决定停掉换普通的面霜。噩梦开始——冷热交替立刻肿、痒,必须外擦地塞米松才能消。这都证明以前用的产品激素含量太高,皮肤形成严重的激素依赖。我几乎陷入绝望,用激素去治严重依赖激素的皮肤,这不是加速“死亡”吗?咨询了很多专业人士,每个人的方案都是让我死抗,抗到皮肤脱敏适应。可这也行不通,因为太难受了。两个月后,我把自己治好了,秘方是用了北京奥通的产品,就是秀域后来OEM代工推出的鲜胶原系列产品的供应商,他们的产品纯天然、无激素,在皮肤脱敏的过程中需要大量补充水分和营养来提高皮肤的抵抗力,用了他们的产品两个多月后,皮肤终于稳定、恢复到正常。这就是为什么我对奥通“纯天然零添加”的鲜胶原蛋白系列产品那么有感情的原因。

该品牌曾是行业营业额最高的品牌,后被央视曝光,迅速跌至谷底,数以几十万计的受害者有我一个。

第四轮,2005-2010年,光子嫩肤的激光时代。秀域创业前,我曾做过当时中国最大的激光生产商武汉奇致的四川代理。好多人都说光子嫩肤会让皮肤越做越薄,却不知道原因是两个:第一,用的设备很烂。光子嫩肤又叫IPL,全球几大激光公司生产的目前售价仍为三十万至一百多万,IPL对雀斑、嫩肤、收缩毛孔效果极好,而光子嫩肤概念横行时,市场有一两万的山寨机(大部分美容院都买这种)。激光类设备的核心技术是对有害光的过滤能力以及波长的准确发射,例如太阳光里含有各种波长的光,如果滤掉UVA、UVB,那太阳光就不会晒黑晒伤皮肤。激光发射准确、聚焦,就不会作用于表皮,表皮怎么会薄呢?那些让表皮越做越薄的激光类设备,本身就是不合规,甚至毁容的设备。

别看我这么明白激光,我的脸上的黄褐斑仍被我自己搞得更严重了。我去体验全球激光类设备排名第一的科医人,他们用一台售价近百万的设备为我治疗。但祛斑治疗两个多月后,我悲催地发现自己的色斑非但没有变浅,反而更严重了。我明白是治疗时激光能量值太大,医生的临床经验不足,把握不准反而刺激色斑加重。从此我对激光类祛斑也完全没有了信心,虽然从道理上我明白,斑点,特别是黄褐斑沉着于真皮层,普通的护肤品护理方法根本不可能摧毁色斑。色斑就像沉积在我们皮肤里顽固的石头,只能通过激光类的爆破才可以解决,但是上哪儿去寻找经验丰富、熟悉设备的医生是最大问题

第五轮,添加荧光剂、激素的朋友圈面膜。用这些面膜的脸用美国产的皮肤分析仪一照,拍照时脸上星星点点闪着蓝荧光。荧光剂的沉着对人体有害,难以代谢,损坏了皮肤营养的吸收和正常的呼吸代谢。对微商的曝光太多了,这就不提了。

当女人真不容易,尤其是咱们这些长斑的女人!

秀域过去不做祛斑项目,完全是我自己的血泪史换回的经验。我实在找不到安全有效快捷的祛斑方法,我只能告诉客人,多补水(用生机循环仪),多给皮肤补充营养(用电美塑),用韩国白瓷给皮肤扫黄,注意防晒,从养肝入手(服用中唐)。

尽管我一次次地失败,但我仍然不停地在市场上寻找祛斑的方法,从产品到设备,从国内到国外,特别是春语绽放后,我觉得秀域提供了女性除祛斑之外的所有问题的解决方案。唯有祛斑是最后一块未攻克的高地。如何安全有效、更快捷地祛斑,特别是清除复杂的真皮斑,成了我的心病。

朋友向我介绍“全中国最牛的祛斑”时,我笑笑说“不用激素会有效?不可能吧?!”,“真的不用激素,你去看看吧。”

见到邓利平时,我的问题直截了当:“你能简单地告诉我为什么你祛斑有效,而别的医生都不行吗?”邓利平说:一、激光对斑点的爆破是比较容易的,难的是色素的代谢。医院只用单一设备做色素爆破,却不管代谢。二、大部分人脸上的斑都非常复杂,大多混合有痣、雀斑、色沉黄褐斑、铅汞斑、激素斑等等,每种不同的斑需要不同的设备,不同的能量值,有的需要先修复再治疗。这对医生的临床经验要求很高,医生大多不愿干(赚钱少),愿干的又没那么大客人量。三、祛斑需要耐心,欲速则不达。能量值错误的激光治疗反而会造成色素沉着,所以需要医生经验丰富,循序渐进。

“治疗完后不用什么产品吗”,我还是不放心,担心“秘密”在产品里。在产品里搞点“添加”多容易啊。“不用啊,顾客自己的保养品就行了,多补水防晒,睡好觉别着急就行了”。

当我看到全组设备有近十台,针对不同斑,像个小联合国,而且所有设备都是全球顶尖品牌的王牌仪器时,我彻底相信这个祛斑靠谱。

第一个来尝试的当然是我这只“小白鼠”。

除了老年斑,我脸上啥样的斑都有。眼眶周围我一直以为是黄褐斑,张经祥主任一看,说是“褐青色痣”(自己学艺不精啊!)“从太阳穴对称发起,顺三叉神经往额头长”——一年前发现额头开始变黑时我都快晕倒了!“那我这要治疗多久啊?”——和每个长斑的顾客一样,我也心急。张主任见怪不怪地说“大约需要一年。但你的褐青色痣能祛掉80%”——当听说可以祛掉80%时,一年于我而言根本不是问题!不祛斑,任由斑越长越严重,时光还是一年年过。

经过考察、体验,查看顾客案例档案(所有档案,都是美国皮肤分析照的,没法PS),我确信祛斑项目的安全有效,邓总及其团队专注祛斑十年,治疗过的顾客有几十万了,我急迫地希望将祛斑引入春语。大家年轻人,志同道合,很快达成一致,邓总成为春语股东,派出经验最丰富的三位医生加入春语,秀域抽调三十名科技部员工转入春语,培训两个月,所有治疗方案都由经验丰富的医生确认。而春语要做的就是推动大规模采购,降低设备价格,大幅度调低顾客接受治疗的价钱,同时配合秀域过去已有的补水、补营养、扫黄器的项目一起进行,这样不需要顾客重复购买,效果更好。

春语祛斑上线时,我要求只开几十人一场的巡诊会。我了解每一个想祛斑,祛过斑的顾客心理,我也这样忐忑,紧张,迟疑,想做怕毁容,不做忍不了自己的斑。巡诊会现场顾客人数少一些,才能让医生一对一地慢慢沟通。

我现在祛斑治疗两个月,做了四次。或许别人看不到我的变化,我却很兴奋地看到额头的片状黑斑快消失了。

当春语祛斑项目上线时,自己是长舒了一口气,仿佛心里的石头落地:我终于对顾客有交代了!中国人说“一白遮百丑”、“白富美”、“白马王子”、“小白脸”……所有形容美丽地位的词语中,“白”都被排在第一。

当我们都能勇敢地赛出素颜的时候,让我们来PK一下谁比明星更漂亮?!

版权声明:热玛吉 发表于 2015-08-11 0:00:00。
转载请注明:秀域董事长李晓宁谈美容乱象:心病 | 301医美导航
广告也精彩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