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贝豪产品经理梁宏丽:别让拿来主义,毁掉中国面膜的未来!

贝豪面膜内容物革命时代

有一些品牌,注定她的一生将平凡如尘埃,而有一些品牌,却注定将成为他人攀登与仰望的大山,比如爱马仕,比如LV,又比如贝豪。曾开启了中国,乃至世界面膜“薄”时代到来,掀起“黑膜风暴”的贝豪,又有了新动作。5月6日,她将于广州白云万达希尔顿酒店举行贝豪进口保加利亚玫瑰花水面膜新品发布会暨贝豪保加利亚工厂签约仪式,正式将中国面膜由材质改革时代,带入内容物革命时代。日前,138记者特地前往贝豪集团位于广州佛山里水镇的工厂,就目前中国面膜市场的现状,对其产品经理梁宏丽进行专访。


专访贝豪产品经理梁宏丽:别让拿来主义,毁掉中国面膜的未来!

材质革命暂告停面膜革命进入内容物革命时代

对中国面膜产业发展脉络有一定了解的人都知道,处于产业链上游的国内知名面膜OEM企业贝豪集团在面膜领域,一直以来都担当着举足轻重的角色。这种“举足轻重”主要体现在其对面膜产业发展上的潮流引领和不断创新,更确切的说,应该是体现在她对面膜材质的革命和创新上。


专访贝豪产品经理梁宏丽:别让拿来主义,毁掉中国面膜的未来!


专访贝豪产品经理梁宏丽:别让拿来主义,毁掉中国面膜的未来!

▲在梁宏丽陪同下,记者参观贝豪面膜文化展厅

2008年,贝豪推出蚕丝面膜,引起面膜材质革命,自此,轻薄隐形的面膜材质成为市场绝对主流,面膜进入轻薄时代;

2014年,贝豪创新性推出日本纪州备长炭黑金面膜,引领面膜材质升级,掀起黑膜旋风,国内面膜行业开始向黑膜时代过渡;

2015年,贝豪再次自我挑战、自我革命,打破产业定律,在配方成分不含防腐剂、所用原料储存过程中不使用防腐剂的情况下,研发出30天保质期的新鲜面膜。


专访贝豪产品经理梁宏丽:别让拿来主义,毁掉中国面膜的未来!

▲梁宏丽向记者演示备长炭的特殊之处:相互敲击可发出类似金属声

正如贝豪“产品经理”梁宏丽所说,当备长炭面膜问世之后,贴片式面膜在膜材上的创新基本达到阶段高点,材质革命至此暂时告一段落,因为它在轻薄、隐形、贴服、透气、舒适度等方面,已基本做到了现在可以实现的极致,满足了市场上消费者的所有需求,寻找更好地配方,已成为中国面膜新突破的方向。


专访贝豪产品经理梁宏丽:别让拿来主义,毁掉中国面膜的未来!

▲贝豪面膜文化展厅内展示的“备长炭”项链

“花水面膜其实就是我们在内容物改革上的一次尝试,当然,我们之所以将工厂建在保加利亚,除了考虑到可降低成本之外,同样也是出于借这款产品进军欧盟市场的想法有关。毕竟,我们终究还是得承认,made in China与直接在国外生产,在消费者眼中还是有比较大的区别,同时欧盟的消费者,对于香薰、花水类产品接受度要比国内高很多”。

欲转型“中国创造”请先扔掉“拿来主义”

“我期望做一个国际品牌,让面贴膜真正走向国际化,像雅诗兰黛一样,在全世界销售;像宝洁教育了我们怎样洗头发一样,我希望在面贴膜上,我们也能掌握这样的主动权。在欧美,他们骨子里就透露一种自信,化妆品就是他们的天下;而在面贴膜上,我们也要有这样的自信,面贴膜就是我们的天下”,梁宏丽曾以这样的话语透露出她对中国面膜的期望和野心。


专访贝豪产品经理梁宏丽:别让拿来主义,毁掉中国面膜的未来!

▲贝豪已连续三年出征意大利博洛尼亚国际美容

事实上,贝豪作为第一个走出国门的“中国面膜”,已逐步验证了以“泥膜、睡眠面膜、水洗面膜”为主的欧美市场并不排斥面贴膜,甚至还颇感兴趣,也从侧面证实了梁宏丽所言的“唯一能和国际大牌挑战的品类就是面贴膜”这一说法。但创下这种奇迹,并非一日之功,而是与贝豪长久坚持的自主研发、勇于创新、甘于寂寞的专注与专业分不开。

“李克强总理曾经说过,中国制造业如果没有技术升级,这个产业就不可能实现升级,而只有上游产业链实现技术升级,这个产业才能升级”,梁宏丽认为,面膜产业同样如此。


专访贝豪产品经理梁宏丽:别让拿来主义,毁掉中国面膜的未来!


专访贝豪产品经理梁宏丽:别让拿来主义,毁掉中国面膜的未来!

▲佛山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骆毓林及佛山市化妆品行业协会领导对贝豪进行实地考察

其实,目前美业市场所反馈回来的信息,很容易给一些企业造成一种错觉:自主研发与拿来主义相比,明显“不划算”,而且也没有保障。因为自己耗费了无数精力、经费研究出来的产品,不说能否迅速得到市场认可,但可以肯定的是,一旦火爆,各种仿制品会蜂拥而至,抢占原本属于研发方的成果,而这在国外市场很少见。


专访贝豪产品经理梁宏丽:别让拿来主义,毁掉中国面膜的未来!


专访贝豪产品经理梁宏丽:别让拿来主义,毁掉中国面膜的未来!

▲开放式办公室,瞬间展示出该企业开放、自由、创新的工作氛围

“中国企业为什么会创造力不足,我们这个行业发展至今,依旧很慢的原因,就与目前大家对创新和知识产权的不尊重和保护无力有关”。据悉,贝豪从成立至今,一直都有委托专门的律师团队进行打假工作,而这并非是想要他们想要通过打假获得多少盈利,或是能打击到谁,而是希望借由这种行动,能推动行业关注知识产权保护,提高企业创兴的积极性。

行业最大的悲哀莫过于自己都不敢使用自家产品

“这个行业最悲哀的事情是什么?就是作为化妆品工厂的老板,从来不用,甚至不敢使用自己生产的产品,而他们的员工用的也都是其他品牌的产品,这是一件多么失败,多没面子的事啊”,梁宏丽自述,当听到贝豪每年向韩国品牌提供“巨大”批量的产品中,90%以上又都卖回了国内市场的消息时,整颗心都在滴血。


专访贝豪产品经理梁宏丽:别让拿来主义,毁掉中国面膜的未来!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记者参观了贝豪那令人叹为观止的工厂

但是,回过头来再想,为什么同样是一款面膜、同样的工艺,消费者就愿意选择漂洋过海的品牌,也不愿就近原则呢?这真的与一些不良商家有关,他们不规范、忽悠的行为让消费者觉得一款好不容易找到的用起来似乎感觉不错的产品,可能随时会被曝出放了不该放的化学物质,实在不放心。


专访贝豪产品经理梁宏丽:别让拿来主义,毁掉中国面膜的未来!

“我可以说,贝豪每一款新品,都是在我脸上试验了无数次,打动了我之后才面世的,所以无论在何种场合,我都可以很自信,很自豪的宣明:我用的产品一定是贝豪的产品”,作为产品经理,梁宏丽每天都要试很多片面膜,往往到最后甚至都无法吸收了。好在,在试用的过程,她最想要的是找到那个对的感觉,然后根据所有的感受,撰写初期文案,比如说明书、产品卖点、特色、效果等。

”虽然,贝豪研发的每一款产品,不见得都能在市场上大卖,但如果这款产品连自己都不喜欢,又怎么能苛求消费者会喜欢。”


专访贝豪产品经理梁宏丽:别让拿来主义,毁掉中国面膜的未来!

后记

正如贝豪公司进门处安置的“黑白面具”,鲜明地向来者传递专注面膜的公司定位,也隐喻其平衡发展的能力:一边是理性的技术与市场,一边是感性的呃使命与情怀——贝豪不只有对技术的偏执,更有着强烈的产业担当,而正是中国面膜产业所急需的,更是中国化妆品行业所急需的精神。没有一天就成熟起来的品牌,却有一天就崩盘的企业!如果某些品牌和企业只是抱着想要做低价格、低成本,投机取巧的心态加入面膜市场行列的话,不如早早离去,行业不需要你,中国面膜的“世界梦”也不需要你。


专访贝豪产品经理梁宏丽:别让拿来主义,毁掉中国面膜的未来!

广告也精彩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