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分之一的互联网医疗项目消失了 医美O2O应该怎样往下走

四分之一的互联网医疗项目消失了 医美O2O应该怎样往下走

据第三方移动医疗观察机构在2015年研究了超过150个互联网医疗项目,其中有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消失于2016年。

2016年5月,主推“1小时药品送达服务”的药给力宣布暂停其主营业务,因为“融资和公司资金压力”,这个送药O2O企业终究倒在了B轮的融资前夜。当医美O2O遇上资本寒冬,正确的打开方式究竟如何?

近日,医疗美容与健康服务平台更美APP在北京举办了“更美进行时”系列沙龙,更美创始人刘迪、普华资本管理合伙人周密、光信资本副总裁吕薇也共同探讨了对移动医疗行业的观察和思考。

遭到唾弃的互联网医疗?

早前,腾讯7000万美元投资丁香园,百度入手好大夫,平安集团布局平安好医生等,将行业的目光聚焦在了互联网医疗上。

美国互联网医疗孵化器Rock
Health年度报告显示,2014年和2015年是互联网医疗增长性爆发的历史高峰时期,每年都有超过40亿美元资本涌入,甚至出现单季度投资总额就超过过往一整年投资数额的情况。

四分之一的互联网医疗项目消失了 医美O2O应该怎样往下走

Rock Health 2014~2015移动医疗融资情况

但在目睹了O2O发展史的周密看来,目前资本对于O2O很大程度上敬而远之。早期把互联网医疗放大至40%~50%的比重到今年春节后每一次重大活动的发布,普华资本都在调整比例,到现在提及的数字化医疗的50%,“我们不再提互联网”,在以周密为代表的投资人看来,现如今投资方更为关注智能硬件,以及如火如荼的精准医疗。刘迪表示,医疗O2O发展困难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医疗行业专业门槛高;公立医院在领域内具有垄断性;生病为低频需求,用户的手机使用场景尚未成熟;既懂互联网又懂医疗的复合型人才稀缺。

“最重要的是医疗O2O企业盈利模式模糊,回报周期较长,这对行业、创业者、投资方的耐心和信心都是极大的考验。”刘迪表示,由于难以对投资回报率(ROI)进行追踪以及回报周期过长,许多投资人对移动医疗项目失去了兴趣。

从投资方角度来看,对于融资而言,投资人更多的关注点在于项目能否变现。在光信资本副总裁吕薇看来,很多公司没有一个清晰的商业模式,这也是融资难的原因。“之前可能讲用户量,DAU,MAU,但是现在拥有这些流量不能变现”,下一阶段,回归理性,回归商业模式是需要探讨和思考的。

被下了重注的移动医疗,创业者更需要找对赛道

四分之一的互联网医疗项目消失了 医美O2O应该怎样往下走

2016年新人难以入场

据创投数据库CBinsight数据显示,2013年该领域36%的投资交易是种子或天使阶段,而2016年种子和天使阶段投资交易仅占5%。到了2016年上半年,整个移动医疗的交投萎缩,虽然整体融资金额不少,但是领头羊们的大额融资一枝独秀(如平安好医生的5亿美元),新手再难入场。

与腾讯投滴滴,阿里投美团一样,尽管打车、餐饮也是个高频消费,但对市场的预期和展望,可能远胜于投资回报率和赚钱,“这些资本巨头们把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放在里面的时候,就占有了这个市场里最高频率的小场景,用微信和支付宝方式帮助他们打通金融环节”。刘迪分析说。

同样的定律,也适用于医疗领域。根据国民生产总值,尽管医疗消费在中国5%、6%的比例,但从美国、日本等国家来看,医疗健康领域占GDP20%—25%的消费,让医疗可预期的成为了未来最强的消费场景。现有的大公司布局医疗,押注行业前三名的公司,其实就是占住这个跑道,但这可能也让更多的微小、创业公司难以有进入和发展的机会。

因此,刘迪认为创业者首先要具有商业判断能力。很多创业者选择互联网医疗项目创业,是因为误判中国基础医疗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虽然中国医疗消费占GDP的5%,美国是20%,尽管中美粗数据的差距是3倍,但并不是说任何品类都有3倍的增长空间,“美国人的医疗花费集中在牙科、减肥、医美、抗衰老等消费医疗领域,主要为了提升个人的生活质量。而中国人习惯将钱倾囊砸在生命里最后一个月,属于治病救急。”

纵观中国,医美市场从2012年起每年的平均增长超过20%,但一些基础医疗领域却在经历负增长。

三年前,刘迪在国内提出消费医疗这个概念,“中国的基础医疗难以‘移动’,等风来不知等到何时,只有有变现路径的消费医疗,才是让中国移动医疗快速小跑前进的方向。”

变现,必须在真实的需求上建立商业模式。很多医疗创业者认为互联网就是解救传统医疗最有力的武器。实际上,中国的基础医疗体系之困是国家政策、资源配置、人才体系之困。刘迪认为,互联网在基础医疗行业扮演的角色只能是增加客源、提升效率的工具,没办法从根源上解放基础医疗行业。

在做更美之前,刘迪就清楚地认识到,医疗领域创业必须要找到一个医院可以主动找上门合作的领域进入。而医美就是这种行业,受限于传统的经营策略和媒介融合,医美机构会把50%—70%的成本用于获取用户上,这才是真正等待被解救的痛点。

就在今年八月,更美完成了3.45亿元C轮融资,但对于目前寒冷的大环境,刘迪表示,自己以及整个团队都不敢掉以轻心,“甚至可以说比创业初期更为谨慎地思考未来的发展方向”。

而在整个大医疗行业内,普华资本的周密认为,在未来,像眼科、骨科、肾病,包括肿瘤和中医每个垂直细分下的领域都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也有可能成为下一个风口或爆点。“比如说,中医市场非常大,这里就涵盖了很强的消费属性和健康消费属性”,周密说。

在光信资本的吕薇看来,从光信前期对医美行业的调研来看,医美在3~5年内,仍然会保持一个比较好的状态,实地调研时发现很多人都想要变美,只是实现的方式不同,“这样的刚需确实存在”,而目前,光信资本重点关注的领域在于四个方面,一是精准医疗,特别是与基因检测相关的领域,二是调配医疗资源的公司,三是医疗大数据,四是医疗保险。

不讲互联网故事 回归商业本质是当务之急

资本寒冬,让更多的人回归理性,回归商业本质,而不是讲故事。

周密认为,现在投资人青睐的医疗O2O的企业基本上需要有三个东西,有资产的、有收入的和有利润的,实实在在的回归一个企业运营的本质,而不是在追求一些虚浮的东西。具体涉及到,互联网工具、医生和线下网络。

互联网工具是指,能拥有很好能适应企业所服务系统的互联网工具、平台,提供一个互联网的SaaS给到下游或者直接控制下游,把数据,把所有的东西汇聚起来;医生,即核心的医生资源。对于医美行业,在拥有互联网工具之后,能不能笼络中国最核心的一些医生资源,至关重要;而线下网络,是寻找一个落地的场所,“只有这样才能实现从空中到地面是全部打通,互联网到医生到医院或者诊所,几个要素需要全部具备。”

在吕薇看来,在医疗行业,满足需求和商业模式清晰是创业者值得注意的点,“无论是对患者、对医生、对医院或者是移动医疗中的很多民营机构,任何一方或者几方能够对他们有利,能帮助他们,并且找到清晰的商业模式的公司就值得投资。”

从对创业者的提醒出发,周密认为,只有跳出教条化的、形而上的框架限制,能够实实在在的解决问题,把医疗服务打造好,这样O2O公司才是有生命力的。“因为传统的纯线下如果没有互联网工具,基本上他的发展是会遇到瓶颈的,只有这两者结合的很好的公司未来才会成长的很快,而且会成为医疗服务模式的主流。”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