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受热捧的纳米防晒霜真的有毒吗?

  近日,青岛农业大学教授沈伟在《纳米毒理学》上发表论文,系统阐述了防晒霜添加剂纳米氧化锌如何通过毛囊结构侵入皮肤组织,并对皮肤组织产生消极影响的过程。这让防晒霜成分问题再次进入品牌商和研究者的视线。

  沈伟及其课题组通过小鼠皮肤涂抹纳米氧化锌和毛囊干细胞体外培养实验发现,周期性的涂抹纳米氧化锌会导致这些纳米颗粒积累在小鼠毛囊中,而随着积累浓度的升高,最终导致纳米氧化锌对毛囊中干细胞的分化潜力产生损伤,影响正常的皮肤稳态。

  据沈伟介绍,“纳米氧化锌具有特殊的物理性质,涂抹到皮肤表面之后可以有效吸收紫外线UVA和UVB,防止皮肤紫外线损伤。而且其涂抹到皮肤上后呈透明状,不会反光,也就是看上去不会油乎乎的,比较符合爱美女性的需求,所以这些特性使纳米氧化锌成为一种常用防晒霜添加剂。”

正受热捧的纳米防晒霜真的有毒吗? 

 >>> 纳米防晒,高科技还是黑科技?

  首先有人会问,纳米氧化锌还是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氧化锌?

  德国德之馨股份公司市场总监梅鹤祥在《纳米材料在护肤品里有没有问题》一文中这样介绍:纳米材料是指尺寸在1-100nm之间的固体或流体。不过,由于粒径非常小,纳米材料的反应性和催化活性也大幅度提高,某些性质也发生了惊人的变化。梅鹤翔以黄金举例,通常的金块的熔点是1064
°C,但2.5nm的金粉熔点降低到了300°C。

  而业界对纳米材料的担心正源于此。中国香化协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原上海家化技术总监李慧良就认为:“物质的颗粒一旦小到纳米及以下,它的活性、毒性等许多性质会发生变化,会与原有的物性不一样,目前还没有清楚的研究结果可以证明,这种变化对人体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因此不一定所有的高科技都对人类有益。”

  同样,资深化妆品工程师群(SCEU)组织发起人许杰对此也持谨慎态度。他认为,“尽管现在化妆品中使用的无机添加剂表面大多经过处理,对皮肤损伤很小,但在光照条件下,纳米级原料的使用还是有很大争议。”

  上市公司天赐材料(股票代码:002709)一直是二氧化硅和氧化锌等防晒剂的生产商,其市场主管王欢也对纳米防晒剂颇有研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王欢表示:“理论上讲,纳米级别的氧化锌比普通的氧化锌效果好,这也是为什么纳米原料如此受关注的原因,但用在配方中,有很多因素会影响到实际效果。”

  他向记者说明了三方面的原因。第一,纳米粒子很容易抱团,不容易分散,做到配方里面,如果分散不好,起到的效果不一定比普通的好很多,换言之,由于纳米颗粒的团聚性,被添加进去的纳米氧化锌很可能抱团成为了普通氧化锌;第二,纳米材料有渗透性,使用含纳米材料的化妆品,对皮肤等组织的毒性、生物相容性等还有待进一步考究,而对于这一点,沈伟课题组就提出了对人体产生消极影响的研究结论;第三,由于纳米颗粒的渗透性强,在化妆品的生产过程中,怎样做好生产人员的安全保护措施也需要进行规范。

  相对于国内人士的担忧,外资原料巨头这一次又走在了前面。他们认为,也有研究证实,纳米氧化锌不能进入细胞核、高尔基体、内质网等细胞器。同时,大量人体试验证实,在化妆品应用中,纳米锌不会被吸收进入血液循环中。

  梅鹤翔对此的基本观点是,没有安全的原料,只有安全的使用方法。比如,对于纳米氧化锌的团聚性,梅鹤翔就表示,“纳米的材料表面不处理的确很容易团聚,但目前市场上主流产品为了避免这些问题,特意对纳米防晒剂材料进行了表面处理——比如,防晒产品中的氧化锌是已经被PEG或PVP在其表面包裹或处理过的亚微米(40-50nm),反应性已经大大降低,因此是比较安全的材料。”同时,他认为,这种纳米氧化锌表面经过处理后,也能避免其渗透性对人体造成的潜在危害。

  对此,中国香料香精化妆品工业协会理事长陈少军也表达了他的个人观点:目前行业对于纳米氧化锌的认知还只是阶段性的,还没有定论,这属于学术之争。此外,陈少军还认为,既然国家法规没有明确说明纳米级别的氧化锌不能使用,那就代表它可以使用。

  >>> 法规界定模糊下的市场留白——都想吃螃蟹,又怕当了出头鸟

  正如陈少军所言,对于纳米氧化锌,法规没有规定不能使用,是不是就代表可以使用?这个问题也在困扰着很多企业。

  据王欢介绍,目前欧盟要求化妆品要对使用的纳米材料进行标注,中国台湾地区也允许对纳米二氧化硅进行标注。记者从媒体报道获悉,不久前,中国台湾卫生福利部食品药物管理署就修订了化妆品中二氧化钛成分管理规定,要求“化妆品同时添加二氧化钛及纳米二氧化钛者,其两者总量仍不得超过25%。”由此至少可以看出,台湾和欧盟是明确允许使用纳米防晒剂的。

  但在中国内地,还没有相关的法规对纳米材料进行规范化应用指导。对于化妆品原料的使用,大陆地区目前的使用根据是《已使用化妆品原料名称目录(2015版)》,即化妆品企业允许使用该原料目录中的原料。而从下图可见,氧化锌是可以使用的原料。然而,问题也很明显,此氧化锌(纳米级)还是不是彼氧化锌。

  正受热捧的纳米防晒霜真的有毒吗?

  这种情况下,支持者如梅鹤翔、陈少军等人就认为,目录中的氧化锌不分氧化锌和纳米氧化锌;反对者则认为,纳米氧化锌应另当别论。

  除了是否可以使用的问题,行业对“纳米”一词的宣传也十分敏感。

  2014年11月,国家食药监总局发文,公开征求《化妆品标签管理办法》意见,并在附件《化妆品标签标识禁用语清单》中明确了“纳米”为禁用标签。尽管实践证明,这只是一份从未真正生效过的征求意见稿,但业内还是自觉形成了
“禁止宣传纳米”的认知。

  李慧良认为,我国法规一度有意禁止宣传“纳米”二字,实际上也是表明了一种态度。他认为:“我国允许使用的原料共计8000多种,法规不可能规定得那么细致,同时这些原料也不是每一种都有必要做到纳米级别;而且,法规本身就是滞后的,法规的出台一般是在使用和研究之后。”

  这种规定不明确带来的直接后果是:在竞争激烈的化妆品市场,迫切需要高科技和新卖点来拉动业绩增长的企业,既不想放弃新蓝海的机会,又不敢大胆投入研究。用王欢的话讲就是,“都想吃螃蟹,又都怕犯错误”。

  >>> 纳米化妆品市场有多热?

  尽管学术上有争议,尽管对其使用顾虑重重,纳米防晒剂这种高价原料仍然备受市场追捧。

  实际上,“纳米技术的使用并非源自近代工业,早在九世纪时的波斯帝国时期(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工匠们就已经开始使用纳米的铜粉、银粉来装饰当时的器具。”梅鹤翔介绍。

  另据沈伟统计,世界范围内,每年大概有2000吨金属氧化物纳米颗粒被投入到皮肤护理产业中,作为一种防晒霜添加剂使用。而在我国,据某不愿具名的专业人士透露,纳米氧化锌每年的使用总量约在200吨,日本的安耐晒和花王在这方面的应用尤其多。记者在淘宝网上搜索发现,纳米原料在线上也很有市场,甚至有不少化妆品“发烧友”直接自购纳米级二氧化硅来做素颜霜。

  北方某不愿署名的厂家日化部经理认为,“纳米级的原料对市场有一定吸引力,是因为其带来的高科技感,听起来很高大上。”但梅鹤翔对此持不同意见,他认为,使用纳米氧化锌的企业更多是为了使覆盖效果更为均匀,加之《已使用化妆品原料名称目录(2015版)》中不分氧化锌和纳米氧化锌,所以查不到纳米氧化锌,因此“宣传层面其实没有特别的意义”,也因此很少有人去刻意强调并区分。

  广州市利隆日化有限公司供应部经理陈小燕告诉记者,因为制作成本的问题,每公斤纳米级原料通常要比普通原料要贵上几百块钱。记者从氧化锌化工品供应商淄博千顺塑胶有限公司经理徐永明处获悉,因为纯度和颗粒大小不一,工业用纳米氧化锌价格为每吨20000元。相比之下,化妆品用纳米级氧化锌价格更为昂贵,纳米级氧化锌每公斤售价在400-500元间。

  正受热捧的纳米防晒霜真的有毒吗?

  除了纳米氧化锌,业界对防晒剂的研究在其他方面也有不少进展。值得一提的是,天赐材料(股票代码:002709)将在今年八月份推出一种名为“对苯二亚甲基二樟脑磺酸”的新型防晒原料,该原料通过了美国FDA的认证,不仅完全水溶、高效广谱防晒剂、UVA更突出、且拥有极强的光稳定性,不易分解,可以实现超清质配方。

版权声明:热玛吉 发表于 2017-05-05 0:00:00。
转载请注明:正受热捧的纳米防晒霜真的有毒吗? | 301医美导航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