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注资”、“低龄化消费”、“医生集团”托热医美业

“到2019年,中国的整容手术业规模将达8000亿元,跃居世界第一大整容市场。”在日前广州召开的金针奖新医美艺术节上发布的《2017新医美发展趋势白皮书》(下称《白皮书》)指出,“跨界注资”、“低龄化消费”、“医生集团”等新医美现象使得医美市场“持续高烧”。同时,中国整形美容协会会长张斌指出,针对“高烧”的医美市场,将进一步出重拳整顿打击非法医疗美容,医美业将步入重磅整顿期。

市场:场外资本青睐 “小诊所”涌现

“近年众多资本跨界投资医美业,仅2016年,就有朗姿股份、苏宁环球等企业进军医美市场,市场体量再次扩大。”在金针奖新医美艺术节上发布的《白皮书》指出,在2016年上半年,先后有朗姿股份斥资3.27亿收购6家医疗美容机构,苏宁环球斥资2亿元向伊尔美投资和港华投资收购合计持有的伊尔美港华80%的股权。除了上市公司跨界医美,目前跨界国内医疗美容服务行业的企业还有合金投资、恒大健康等。与此同时,联合丽格成立以股份制为基础、医生群体以自雇的形式,注资创设了“医生集团+连锁医院”的投资模式;上海复星高科技有限公司收购丽都集团,进入医美行业。

在谈到进军医美业的初衷时,复星创富执行总裁白涛在新医美艺术节上称,2018~2019年医疗美容市场规模将达到8000亿元,预计未来5年将保持20%年复合增长率,“整体行业处于典型的高速成长期”。而场外资本正是看到如此大的市场蛋糕,纷纷投资进场,欲分得一块蛋糕。

除了场外资本进军的大型医美机构,以整形美容医生为主导的小型医美机构也不断涌现,与大型医美机构差异化生存。据《白皮书》最新统计,2016年,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许多医美个人工作室及个人诊所,主要经营以微整形、皮肤美容为核心的新医美业务,“每年约有400家新增小型诊所”,主要集中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

“以医生入股或自聘的方式,合作建立医美诊所,将是未来医美业发展的有力补充,不仅能充分调动医生的积极性,也能为日益扩大的消费群体服务。”广州贝漾美天医疗美容连锁亚洲皮肤医学总监林澎在接受采访时称,在香港,美容科医生自行开美容诊所的模式已十分成熟,在内地这个模式刚起步,但发展速度之快远胜香港。

消费者:呈现低龄化 青睐综合性整形节目

“随着社会竞争加剧、价值观念转变和生活节奏加快,新医美的核心消费人群被更多人接受和普及,表现出低龄化、男性参与、综合整形、多次整形等特征。”在新医美艺术节上,《白皮书》中指出新医美的消费群体的转变使得医美行业的发展也出现了新方向,截至2016年,大部分25~35岁女性已将新医美类项目认为是“日常必需的高频消费品”,而不是从前的“高端消费奢侈品”。

“目前医美的核心消费已从单一的某个项目转变成综合性的整体变美项目需求,尤其是年轻人,对于能提供综合性平台的整形节目,更青睐整形直播等带来的新兴消费方式。”中国整形外科权威、中国医师协会整形与美容分会常委蒙喜永教授在6月23日举行的2017“美莱梦工场”全球大型真人秀海选上称,由于年轻消费者对整形美容接受度提高,参与竞争真人秀免费整形的选手超过1000人,选手年龄从18岁到65岁,女性占比90%以上,“这说明综合性整形已被大多消费者所接受,而整形美容也逐渐成为高频次的消费。”

“买单整形美容,因为脸是人的名片,现在的观念是不仅演员、网红、模特这种台前打拼的人需要这张名片,普通白领也越来越需要这张片。”Alex在海选现场表示。Alex告诉记者,她是一名时装设计师,几年前到日本留学深造服装设计,还创立了自己的日本服装品牌,这几年在亚洲时尚圈成为了潮牌。

据统计,目前全国医疗整形美容女性目标消费群体总数达到1.3亿,而像Alex这样的都市白领成为医美业消费的核心群体。

监管:非法行医多 将步入重磅整顿期

尽管医美行业不断有热钱涌入,消费者的接受度和消费群体也越来越广,但医美乱象仍是医美行业发展的一大痛点。“在2016年,中国的医疗美容市场达到了150亿元的规模,但其中具有正规资质的整形美容诊所和医院只占到了35亿元份额,其他的115亿元份额都是一些非正规的美容诊所和私人作坊。”在新医美艺术节上,中国整形美容协会会长张斌透露,目前针对医美行业进行的法律法规和整顿措施陆续出台,将对医美业乱象进行重磅整顿,时间将为期2~3年,使医疗美容这个行业更加规范化。

“大量微整形类项目在美容院非法开展,无资质人员操作,无证经营,无证培训上岗,是导致新医美行业乱象的主要原因。”在新医美艺术节上,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打击生产销售假冒伪劣美容产品,打击美容院等不具备资质的机构非法开展医疗美容项目、严格医疗美容产品准入,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操作培训、严格规范民营医疗美容机构等将是未来3年国家监管部门重点推进的主题。

张斌举例称,目前在北京的外籍整形美容“医师”有近百人,但在卫生行政系统有备案和登记的却只有五六人。对于上述这些看似非常细节性的规定,不仅消费者很少留意,就连许多机构也是“明目张胆”地向规章制度挑战,最终危害消费者的正当权益。张斌透露,之前社会各方一直在呼吁的申述举报平台已在5月底搭建成功,中国整形美容协会正式设立了国家卫计委“打击非法医疗美容”举报平台,这对加强监管提供了有力的“武器”。

据了解,今年5月下旬,国家层面也正式将整形美容写进了整改文件,对严重违法犯罪的机构和个人要建立“黑名单”,并纳入社会信用体系,实施联合惩戒。2002年原国家卫生部颁布的第19号令《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已于2016年修订。而行业层面的自律和规范也在加速展开。目前已在启动起草主诊医师执行备案制度的培训原则、培训机构资质认证制度。另外,“外国医师来华从事医疗整形美容行医资格管理办法”也已在起草、修订当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