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麻化妆品监管风暴来袭

日前,工业大麻圈突然“炸锅”了。在主要种植加工地云南,工业大麻从业者们紧急凑在一起商讨对策;在杭州举办的某化妆品展会上,大麻化妆品展位前人来人往,展商和咨询者议论纷纷;而一些大麻化妆品代工厂看着仓库积压的产品已经开始发愁了。

他们都在讨论同一个话题:大麻化妆品要被禁了吗?3月26日,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以下简称中检院)发布一则通知:根据国家禁毒管理相关政策要求,拟将大麻(CANNABIS
SATIVA)仁果、大麻(CANNABIS SATIVA)籽油、大麻(CANNABIS
SATIVA)叶提取物和大麻二酚(CBD)等原料列为化妆品禁用组分,现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据了解,中检院是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直属事业单位,是国家检验药品生物制品质量的法定机构和最高技术仲裁机构。

“本次征求意见,是试探产品反馈,还是禁令决心已定?”不少从业者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出这样的疑问。而本次大麻化妆品的监管风暴背后,前沿的研究领域、可能未被完全挖掘的市场价值、相伴而生的安全风险、谈“麻”色变的社会认知、热度催生的乱象和尚未完善的监管体制都被广泛探讨。

大麻化妆品的“红与黑”:实用价值VS虚假宣传

近年来,“成分党”热潮在化妆品行业中悄然兴起,这种直接将有效成分作为产品名称,同时在品牌营销过程中反复强调实验室、成分研究的方式,以更强的专业性博得消费者青睐,不少“明星”成分在热潮中脱颖而出,提取自工业大麻叶的CBD就是其中之一。

工业大麻区别于毒品大麻,致幻成分四氢大麻酚(THC)的含量低于0.3%,在国内获准可以合法种植,目前仅限于云南和黑龙江两省。除直接获取纤维质和种子的合法用途之外,工业大麻提取物的应用一直备受关注。化妆品业内研究指出,CBD不同于四氢大麻酚(THC),无精神活性,未被列入国际禁毒公约附表,是大麻叶提取物的主要活性成分,具备解决干燥、抗老化、抗敏感、抗瘙痒等的护肤效果。在我国2015年版《已使用化妆品原料名称目录》中,收录有大麻仁果、大麻籽油、大麻叶提取物。

由于当下国内工业大麻用于医用和食品添加领域尚未获批,上述目录给了化妆品企业研发和生产大麻化妆品的有效支撑,化妆品领域也因此被认为是工业大麻叶提取物唯一合规的应用渠道。

“我们业内对工业大麻的使用价值和有效性普遍达成共识。”专门从事大麻化妆品研发和代工的广州尊伊化妆品有限公司总工程师陈来成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我们的实验表明,在添加适当浓度的大麻叶提取物后,皮肤模型组织活力明显提升,说明在大麻叶提取物在0.0234%的含量下,可通过修复细胞损伤以及抑制皮肤炎症反应达到修复屏障损伤的功效。”

在国外应用松绑、国内研究增加、A股工业大麻概念股被热炒的背景下,自2019年以来,中国大麻化妆品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满婷、植美村、溪木源等国内诸多品牌都相继推出大麻成分护肤品

2020年10月,中检院苏哲等人曾发布一篇名为《大麻来源化妆品原料的安全风险讨论》的论文,其中援引国家药监局数据指出,截至2020年1月,在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中检索配方中含大麻来源原料的产品共897件产品,其中备案于2015年~2018年四年期间的仅有146件,而2019年仅一年,相关产品备案数就达到657件(或因近期政策调整,截至记者发稿,在国家药监局网站未能查询到在国内备案上市的大麻化妆品的最新情况)。

不过,工业大麻热潮兴起,乱象也随之产生。陈来成称,尽管CBD是大麻叶提取物的主要有效成分,该成分本身并未列入2015年版《已使用化妆品原料名称目录》,但部分企业在营销时带有“CBD”字眼,存在不合规的情况。“事实上,合规的宣传仅能提及大麻籽油、大麻叶提取物这些在目录中的原料。”

专注于工业大麻的垂直资讯平台汉麻时代曾撰文指出,化妆品行业借用大麻美妆进行虚假宣传的现象不在少数,例如添加CBD分离体冒充大麻叶提取物、添加大麻籽油宣传是“CBD化妆品”、概念性添加大麻叶提取物但并不标注含量等。

化妆品业内人士陈力(化名)也说道:“有些企业宣传大麻化妆品,但含量和功效远远没有达到宣传的效果。导致消费者失去信心,这对市场是一种伤害。”

此外,大麻化妆品市场认知、价格体系也较为模糊。品观网资深工业大麻分析人士告诉记者:“CBD的提取工艺不一样,其价格也不一样,比如采取超临界CO2提取工艺的产品,成本是采取醇提工艺产品的2倍~3倍。另外,市面上存在不少‘概念性添加’的产品,其真实有效成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上述种种因素,导致市面上宣称含有CBD成分的各种产品,在价格上相差极大。”

严监管背后的风险与担忧:缺乏标准VS谈麻色变

因含有致幻成分,大麻属植物在国际范围内受到严格控制。目前,我国工业大麻种植和加工实行牌照制,云南省可合法进行工业大麻的种植和加工,黑龙江省仅可种植。

在云南省从事工业大麻种植加工的李勤(化名)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云南,工业大麻的管控措施是非常严格的,从种子采购、种植、物流、提取加工都是处在公安机关的严格监管之下。”

记者从多个业内人士处了解到,在云南,工业大麻均按毒品种植、加工生产管理,必须由公安部门审批后持专门的《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和《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种植加工。公安部门对工业大麻生产加工过程、所有提取工艺过程采取24小时实时在线监控,所有废物和分离出的涉毒副产物均按要求焚烧或者酸泡销毁,操作人员严格遵守毒品管理,并定期体检查毒。工业大麻花叶运输和大麻叶提取物运输均需到公安部门办理工业大麻产品运输证明。

进入化妆品应用下游,也仍需要遵循一定规定。“我们是在广州的化妆品代工厂,从云南采购原材料到广东,运输全程需要开‘路条’,需要出示检测报告和接收函,说明批次、成分含量等,还要实行双人双锁、五年台账备查,全程可追溯。”陈来成向记者介绍称。

严格监管的背后是风险与担忧。今年初,泉州海关在进境快件中查获3瓶含大麻成分的精油,其中就含有四氢大麻酚(THC)成分,涉嫌毒品走私。有业内人士指出,这一事件让大麻化妆品的信任度受到一定损害。

事实上,对于大麻化妆品是否有涉毒风险,业内看法不一,而四氢大麻酚(THC)等成分含量是保证产品安全性的关键因素之一。

陈来成表示:“THC含量小于0.3%的工业大麻,相较于含量大于0.5%的毒品大麻,成瘾滥用的风险非常低。只要合法合规地使用,就不会存在涉毒的风险。”

李勤也向记者指出:“工业大麻加工过程中提取出的THC均会被严格销毁,而目前添加到化妆品里面的大麻叶提取物,主要是全谱油和CBD。CBD是全谱油的再结晶产品,能做到THC含量小于0.1%,甚至可以做到完全检测不到THC,成瘾风险极低。”

不过,仍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担忧:“也不排除有些人去把THC含量低于0.3%的合规的工业大麻原料,通过一些非法手段将不同的原料叠加起来,再次提取,提升浓度。”

但对此,李勤提出异议:“如果有不法分子试图提取THC,因为含量极低,对采购总量、设备技术要求是极高的,提取成本是远远高于THC的经济价值的。尤其在原料和设备采购都是严格管制的背景下,风险极大,几乎不可能成行。”

记者也从业内人士处了解到,曾出现过种植企业将工业大麻销售给没有加工资质企业的现象,目前已经被取缔。“有些企业看到机会,想快速进入市场,于是想着‘先上车后买票’,这说明工业大麻相关法规执行不到位,存在一定隐患。”业内人士说道。

另一个担忧是,大麻化妆品的原料有特殊性,但目前仍缺乏明确的生产标准和法规。陈力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目前工业大麻种植加工的环节较为可控,但是大规模民用日用就是另一回事了,尤其是化妆品领域。现在没有相关的大麻化妆品标准,工业大麻原料能用在化妆品里也没有明确的法规许可依据。”

而被奉为大麻化妆品“纲领”的2015年版《已使用化妆品原料名称目录》(以下简称《目录》),指导效力也值得商榷。前述中检院的论文就曾指出,该目录是对在我国境内生产、销售的化妆品所使用原料的客观收录,监管部门未组织对《目录》所列原料的安全性进行评价;化妆品生产企业在选用《目录》所列原料时,应当符合国家有关法规、标准、规范的相关要求,并对原料进行安全性风险评估,承担产品质量安全责任。

工业大麻圈的两种观点:及时警钟VS“罪不当诛”

就在化妆品企业正积极准备参加在杭州举行的2021中国化妆品创新展之时,关于拟禁用大麻化妆品征求意见的通知让从业者猝不及防。3天后的展会现场,大麻化妆品企业展位无疑成为焦点。

3月2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展会现场看到,在供应链场馆,有两三家突出工业大麻的展台,现场仍有不少逛展的品牌方向其咨询贴牌代加工等问题。前来咨询的行业内人士亦留意到工业大麻化妆品可能存在的政策风险,相关话题的交流、问询此起彼伏。

“行业反响很大,都闹翻天了。”一名参展的大麻化妆品代加工厂负责人向记者表示,自己做大麻化妆品产品代加工两年了,产品见效快,年轻人非常喜欢,但最近大麻化妆品或被禁用的消息,可能会导致部分加工厂放慢生产节奏。

国内大麻化妆品品牌溪木源的一名经销商表示,溪木源大麻叶系列产品的销量之前不错,不过对比该品牌同类产品,大麻叶的产品价格会更高。而对于最近行业内关注度非常高的政策风险,该经销商表示,对这一情况也在密切关注,考虑到风险,不敢进太多大麻叶系列产品,且当前手里积压了不少大麻叶货品,目前代理会更转向其他系列。

上周以来,大麻化妆品行业被可能出台的禁令带来的危机感笼罩。目前,该通知正处征求意见阶段,而行业内部看法也不尽相同,有企业表示将积极应对,向有关部门提出意见和建议。

“目前工业大麻与毒品大麻的科学区分并未得到普及,有些人一看‘大麻’这个名字就以为是毒品,有些家长可能担心大麻泛滥,影响自己的孩子,因此会去相关部门投诉。化妆品这个系统内,懂行的是没压力,但是对不懂的人压力就很大。”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化妆品专家表示。

他认为,工业大麻提取的CBD等有效成分,对于化妆品而言是个好东西,“罪不当诛”。他建议:“工业大麻在化妆品的应用应该是在专业领域更好,尤其是对高功效的需求,如痤疮和瘙痒方面有非常显著的效果,而对于大众消费者,一般的皮肤问题并非是刚需。那是否可以把它当成特殊类化妆品来管理?特殊且敏感的成分,就需要特殊的管控,在生产和销售端是否引进牌照制,例如销售端效仿处方药OTC的方式进行合理的监管,确保安全。”

李勤对该政策谨慎乐观。“谨慎是指从法律层面可能要管理得更严格,乐观是因为我对工业大麻提取物的功效比较了解,对它的应用有信心。”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本次政策尽管尚未落地,但回旋余地不大。前述品观网资深工业大麻分析人士认为:“国家监管层对化妆品的监管一直很严格。尤其是自2020年国务院颁布《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至今,多项配套政策陆续出台,行业监管只会进一步趋严。作为一个敏感、容易对公众产生误导的特殊成分,最终被彻底禁用的可能性极大。”

针对大麻化妆品宣传“虚火”、监管执行不到位等问题,陈力也向记者表示:“在没有一个好的管控机制出来之前,监管机构的常规做法是先把门关上,等法规健全了,管理手段更有效了,才会慢慢放开一条缝。出这个征求意见,其实是给大麻化妆品企业一个预警和缓冲期。”

那么,在当下阶段,企业有什么应对对策?一位现场参展的化妆品企业工作人员表示,当前只是意见征询阶段,即便后期出台禁用政策,品牌方只要在政策出台之前有相关产品备案,生产出来的产品应该还是可以销售的,政策也许会考虑到之前推出相关产品的企业,给予一定缓冲期。

“近年来,化妆品市场都强调成分,但一个成分你希望它在市场上能火很久也不现实,可能也就只有一两年的生命期。只要在这个生命期内,品牌可以抓住机会销售一波。”他说道。

事实上,尽管大麻化妆品关注度高,但在目前仍属于小众品类,尚处于起步阶段。“在化妆品这个接近5000亿(元规模)的市场里,大麻化妆品的份额应该都不到1%。”陈力说道。多位业内人士也向记者表示,即使最后被禁,对化妆品行业难言产生较大影响。

但对于上游的种植和加工,李勤表示:“作为目前工业大麻叶提取物唯一合规的应用,化妆品的应用若被禁止,将可能影响种植加工企业以及农民的收益,在食品和药品尚未允许添加工业大麻来源成分的情况下,原料(销售)只能依靠出口。”

版权声明:热玛吉 发表于 2021-04-07 0:00:00。
转载请注明:大麻化妆品监管风暴来袭 | 301医美导航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