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白接班人陈泽滨:我给两位老板打工

总策划:刘海陵 林海利

总统筹:孙璇 吴江

执行:孙晶 李卉 赵燕华

文/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吴江 孙晶 王丹阳 戴曼曼

夏至后的广州,天空如洗,云如丝白。

从花名“无字天书”的立白集团总裁陈泽滨的办公室落地窗往外看,珠江奔流,“白天鹅”-白鹅潭—白云山,广州人熟悉的“三白”景色尽收眼底。

办公室内,一早飘起潮汕单枞的香气,门口的玻璃隔断贴着巨大红蓝字“用数据说话”。一个75寸的智能会议屏幕矗立着。

临窗的原木架子或许更显办公室主人的个性。

架子最上层,蓝绿红大小不一的立白毛绒玩偶簇拥下,是“无字天书”和“李莫愁”“道长”等一众立白管理团队2020年团拜表演《立白disco》的合照
,这是一张二次元动漫的团队合影。

架子下是“立网电商团队”赠送的一个长近一米、高30厘米的站立粉红小猪毛绒玩偶,这是近年来立白集团主推的洗衣凝珠项目吉祥物。

从创一代陈凯旋“白天当老板,夜晚睡地板”的麓景路发展大厦到如今芳村陆居路这栋25层楼高、一线望江的立白中心,主打民族日化品牌的立白走过了26年,这也是85后创二代陈泽滨回到家族企业的第十年。

十年里,陈泽滨说自己最有成就感、收获感,也最痛苦、难忘的经历就是在立白推进数字化建设。

立白接班人陈泽滨:我给两位老板打工

管品牌就像画画一样 接管电商部销售额每年翻一番

“我给两位老板打工,一位是董事长,一位是我大伯”。陈泽滨口中的董事长就是他的父亲陈凯旋,大伯是陈凯旋之兄陈凯臣。

2010年,从小爱好画画的陈泽滨,没有走上原先想走的艺术路,反而是听从长辈们安排进入家族企业立白集团。先从品牌管理中心的实习生做起,然后是1-2年的品牌经理,专门负责品牌定位、包装设计,再到营销端副总经理,从2013年开始接管当时方兴未艾的电商。

品牌岗是他自己选的。一是陈泽滨觉得立白主业并非传统制造,品牌、营销,围绕消费者做服务才是主业;另外,品牌岗最能让他发挥、体现自己,把兴趣爱好集合在一起。“管品牌就像画画一样,要从蓝图布局着眼。”

陈泽滨记得最清楚,他接手立白电商后,第一次去谈判合作的电商平台是如今已不存在的一号店。当时立白电商小组只有两三个人,线上零售只有2000-3000万元。

从那开始的7年,立白电商从零开始,一路高歌猛进,到如今进驻抖音,聘请欧阳娜娜当新产品代言人。

从2013年开始至今的7年,陈泽滨接管的电商部销售额每年保持翻一番。这段经历也让他了解互联网,特别是数字化可直达C端(消费端)的巨变,让他在2014年底有了立白数字化转型的构想,在2015年正式提出规划。

疫情期间快速应对靠什么? 数字化扎根已5年

5年后的2020年,不少人感叹立白集团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下能快速应对,捐赠1万多吨、2亿元消毒除菌产品,由立白集团自身的物流配送到全国363个城市的2000多家定点收治医院,能全部线上远程办公、“云订货”,完成预期的销售额,却少有人注意数字化、线上办公的种子,在立白集团内部扎根已过5年。

“从一开始就是全面考量”,对于在公司的经历,陈泽滨这样评价自己,品牌要跟公司各个管理团队打交道。

作为创二代,经历市场、品牌、营销岗位的他跟职业化经理人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做一个职位,并不局限于职位本身,而是从家族企业的主人翁精神、全局视野来看工作。

他说:“在任何一个岗位,我不会因只负责那一块,就局限了视野和考虑的维度。”他又说,“董事长强调主人翁精神。我们家族经常开会,大家都积极主动,这种精神早已根深蒂固。”

2019年,33岁的陈泽滨成为立白集团总裁。

如何看待立白是否上市?“上市对企业发展并不是必经之路。”陈泽滨说,上市好处、坏处都有。上市会让企业更加规范,有助于市场化。但不上市的企业也能这么去做,何况立白的现金流没大的需求。

童年记忆中的父亲:“白天当老板,晚上睡地板”

26年前,36岁的潮汕人陈凯旋在广州创业,由此开创了中国日化巨头立白的历史。

26年后,35岁的陈泽滨这样描述童年记忆中的创业父亲:为了“省事”,从小学5年级开始,陈泽滨就寄宿在学校直到大学。当时每两周他才放假回家一次。父亲陈凯旋带他最多的不是出去玩,而是去公司里“玩”。

“两位老板经常讲,‘白天当老板,晚上睡地板’”,陈泽滨说他和家族的兄弟姐妹小时去最多玩的就是立白早期的办公场所广州发展大厦,印象深的就是父亲和伯父的其中一间办公室里会放一个大床垫,白天推起来,晚上放下当床铺休息。

十几岁开始,陈泽滨就被父亲带入参加公司会议。

“现在看回来是好事,但是当初不太喜欢参加。”

陈泽滨说,当时年龄小,又在校园学习,听公司人讲业务,肯定听不进去。后面多参加几次,适应后,才开始觉得挺好的。尤其他回到立白后,因为提前了解公司高管的分工、性格、做事风格等,更觉得当初的“旁听”有帮助。

潮汕父与子:传承责任感 有沟通有PK

如今在工作上,陈泽滨和陈凯旋经常要碰面、开会、甚至“PK”下。父子俩在经营理念方向,企业发展方向、愿景其实都是一致的,只是在落实一些举措的先后顺序与重点兼顾选择时会有不同意见,需要沟通。

回到家庭,父子俩也经常会喝茶聊聊家事。“但董事长最喜欢聊的还是工作”,陈泽滨笑说。

陈泽滨说自己的性格比较像父亲,不太爱说话,“甚至有点闷骚型,对着镜头会不自在”。他从小喜欢漫画,不爱社交,可以一整天一个人静静待着,也不会觉得“不说话会憋着不舒服”。


版权声明:热玛吉 发表于 2020-07-23 0:00:00。
转载请注明:立白接班人陈泽滨:我给两位老板打工 | 301医美导航

1 条评论

暂无评论...